人到中年夫妻变室友

正值高考,咖啡厅里坐满了陪考的父母,服务员挨个驱赶闲杂人,不点餐的都被请了出去。我给我姐点了杯咖啡,她嫌贵又嫌不好喝,我便转移话题,问起我姐夫   她眼珠子往右上方瞟:“他似乎找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在矿上开大卡车,具体情况不了解。”   我姐夫一年有三百天闲赋在家,怎么可能在外面朝三暮四呢。人到中年,贫穷早就把男人阉割了   我大外甥女今年考大学,我姐和我姐夫也一起走过了17个年头,一路磕磕绊绊   有人说婚姻要找一个性格互补的,能够成为更好的自己,他们的故事发展截然相反。我姐是急性子、暴脾气,我姐夫是闷罐子,一棍子都打不出来个屁,当新婚燕尔的激情退去,各自露出了狰狞。我姐不满意我姐夫的反射弧太长,今天吩咐的事情,他几天后才去做;我姐夫埋怨我姐做事太急,给他太多压力,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家庭生活鸡飞狗跳   直到近年,一切才有所好转。2010年开了矿的小镇突然活了,有了大型商业中心,有了霓虹闪烁的夜总会,有了豪华宾馆,每个人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我姐夫家的地在开发中被征用,在商业街分到了一栋三层的门面房。几年后,我姐和我姐夫决定回到小镇,把三楼的房子简单装修过,就住下了。姐夫是技术工,在小镇矿上开大卡车,自己留一部分零花,其余交到我姐的手中。结婚这么多年,她基本上没花过他挣的钱,激动了好一阵子   他们的关系从来没有像如今这样和谐。我姐在服装加工厂上班,小女儿在镇上读幼儿园,她负责接送和作业。我姐夫早出晚归,闲暇之余听听相声、有声小说,在顶楼养了几只鸽子   我姐这样评价她和我姐夫的关系:“他就像合租的室友,你不能对一个室友有太多的要求。”   姐夫是家里的独生子,老两口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带把的,对他娇生惯养,努力把他宠成了“大包袱”。小时候,他嫌读书太累,贪玩,没有读过书的父亲象征性地威胁了他两句,母亲全程护着,他依偎在她怀中,父亲便也舍不得再责备。后来,他想过去当兵,可是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舍得放他走,嫌部队太辛苦。他初中肄学后也学过多门手艺,奈何艺多压身,干过很多行业一直没找到适合自己的,一事无成   到了二十啷当岁,家里人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相了好多个他都不满意。一两个“没感觉”还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所有的都“不满意”,那一定是心里拥挤,容不下其他人   当时我姐夫开了一间网吧,他跟店里其他人不说话,只有见到我姐,才会开口。我姐比他小三岁,小时候在姥姥家长大,也是早早辍学。可能因为有着相似的人生经历,两人惺惺相惜   那时我正读初中,有一次去店里量身做衣服,我姐偷偷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我:“你看看隔壁那个人怎么样?”   我伸长了脖子,面红耳赤地张望,回家跟我妈说我姐找了一个对象,个儿高、人帅,白白净净的,像一个大学生。我妈听说之后特别欢喜。后来我姐夫家里找人来说媒,她毫不犹豫地同意了,那一年我姐还不到18岁   然而,相亲上门时我妈才发现,原来我那天看错人了,我姐夫几乎跟我差不多的个头,黑得像是刚经历了一个夏天的暴晒。但是,我姐喜欢   20岁,我姐生了大女儿,还不懂得什么是母亲,母亲需要尽什么责任。我姐夫跟她一样懵懂   婚后没多久,我姐夫的网吧就关门了,后来他们又开了婚纱影楼,投入好几万块,干了不到半年又散了。两口子一直跟公婆生活在一起,吃喝都不用买单,也没多少生活压力。我姐夫生意屡屡失败,逐渐放下了伪装,懒散的本性浮出水面。没有收入,我姐有点心慌,可他吃饭睡觉打豆豆,跟没事儿人似的   公婆去街上卖菜,从卖到卤,从清晨忙到深夜。我姐夫没工作,可是从来就没想过搭把手。婆婆累得直不起腰,我姐抱着孩子帮不上忙,埋怨他们不教育自己的儿子。婆婆反而乐呵呵地说:“我们还能干得动,不需要帮忙。”   后来我姐才知道,不是他们不想让儿子帮忙,而是在过去二十多年的纠缠中,他们已经认清了他的本性,早就打心底放弃了他。可是,我姐不行啊,她是他的妻子,当初他说要养她一辈子的,他不工作不挣钱,一直啃老,她和孩子怎么办   我姐疑心公婆助长了我姐夫的懒惰之风,于是把他拽着一起去上海打工,孩子丢给公婆   我姐是一个懂裁缝的女工,在上海很容易就找到了工作。有人介绍我姐夫去做保安,他不拒绝,也不去上班,逼急了才吐口:“我一个年轻人,当保安都当傻了。”   我姐披星戴月,他在家窝了俩月,一天一顿饭,其余时间就盯着那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连广告都能看得入迷   之后,我姐夫终于去一家电子厂上班,流水线上拧螺丝,还没干俩月,又失业了。他跟我姐说:“组长拿着鸡毛当令箭,耀武扬威的样子真让人烦。”我姐争辩:“你给公司打工,又不是给他打工……”他背过身去不理我姐,自动开启了防噪音模式   他们在外面没挣到多少钱,留守的孩子在家过得像个小邋遢,隔二里地都能闻到身上的卤肉味儿。我姐回去后抱着孩子痛哭流涕   他们曾经打过架。明明计划好的第二天赶早给孩子打疫苗,他晚上一直玩电脑。第二天她喊了三遍,他充耳不闻。我姐再也不多说一句,把一盆冷水直接泼在他身上,他从床上跳起来,大骂神经病。我姐挺直了脊梁:“信不信我换开水泼你!”她正往门外走,他一把拉住她,她挥手拿盆打在他头上。瓷盆掉在地上,哐当一声。然后,她抓住所有能够抓到的武器,插座、书、板凳,噼里啪啦地朝他砸。我姐小时候经常被欺负,早就练就了打架的技能,这方面她从不会吃亏。但是那一战,他俩谁都没占到便宜   为了不影响家庭和气,但凡我姐夫不愿意做的事情,婆婆便主动顶上,一大早起来洗衣服、做饭,甚至偷偷塞钱给我姐……儿子偷的懒,由老娘补上。我姐夫视而不见,我姐却于心不忍   我姐夫在懒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些年几乎都是公婆在替他们养家糊口,孩子学费、日常开销等等,养完儿子养孙子,一辈子辛苦的命。我姐夫不以为耻:“他们若是不乐意,能催我们生孙子?”   可惜,2013年我姐生了二胎,又是一个女儿。公婆虽然当面没说什么,她明显感觉他们开始有意疏远这个小家庭   渐渐地,我姐和姐夫吵架变少了,不是因为感情变好了,而是真的吵不起来。我姐气得直跺脚,可我姐夫就是一句话都不说,好像你的所有情绪都与他无关   我姐也学会了跟自己的爆脾气和平相处,生气的时候再也没指望对方能够回应,她一边做家务一边唠叨,心中的气话说出来,事儿也就平息了   2014年夏天,许久不见的表叔衣锦还乡,滔滔不绝地说着他在外面的“大工程”:“政府支持,一般人都没机会接触,咱们是一家人,一荣俱荣啊。”   鬼使神差地,姐夫全家都信了,屋子大门一锁,迁到了省会。他们准备一起加入表叔的“大家庭”,可是每个人需要入会费六万多,没那么多钱啊。表叔特别给他们打了折,而且破例让我姐夫成了我姐的下线,当天就有了几万块钱的进账。他们像打了鸡血——若是能够以万为单位进账,那么挣百千万块不是指日可待?两个人脑子都没转过来圈儿,我姐夫的那些会费转到了我姐的手上,不还是一家人的钱   我姐刚听了两天的课,就找到了发展目标:在家带孩子的弟媳。她跟爸妈描绘“大家庭”的宏伟蓝图,爸妈无动于衷,她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打小我就是那个不被爱的,就我一个人没怎么读过书……”爸妈一直觉得这是他们欠她的,心里内疚,所以掏钱让我弟媳成了她的下线   可是,我姐夫那边始终没有动静。他的目标本来是他二姐,但是他口才笨又没耐性,对方问多了,他烦躁地怼过去:“你怎么这么不相信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表叔找他谈过很多次话,他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已经跟我的朋友们说了,可是他们不愿意,我总不能上门硬拉。”   表叔又让他背“话术”,他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完全一幅靠天收的态度——你来我欢迎,你走我不送   表叔恼了,在大会上指桑骂槐:“我们可以接受已经努力还没收获的人,但是绝对不会养闲人!”我姐夫不努力、不听劝,组织上开始嫌弃他。其他人发展下线需要打配合的时候,表叔也不再安排他演出   我姐夫不再掺和“大家庭”的事,整天坐在他爸妈开的小卖部门口,弄一耳机挂在耳朵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姐精神头很足,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见客户,邀请他们加入“大家庭”,根本没时间管我姐夫   可是,传销毕竟是黄粱一梦,梦醒时刻,我姐悔恨交加。他们跟表叔撕破脸皮,却始终没要回来那些钱   这件事最大的收获是公婆在省城找到了挣钱的乐趣,他们做清洁工、捡废品,两个人干了好几份工作,收入颇丰,而我姐和我姐夫依然靠公婆接济,谁都落不下面子去扫大街   镇上发展起来后,我姐选择打道回府,跟朋友一起开加工厂,公婆选择留在省会   我姐夫像一个小尾巴似的,我姐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结婚前守着父母,结婚后自动无缝对接媳妇,好像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装修房子、照顾女儿我姐都亲力亲为。“有那时间跟他较劲,不如自己埋头干!”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我姐就在女儿的白板上给姐夫留言,他爱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   我姐的态度很明显,这都得我姐夫拿主意。可是,他边戴耳机边翻白眼:“到城里捡破烂吗?”   老两口租住的房子即将拆迁,常年疏于打理,地板砖坑坑洼洼,斑驳的墙面贴满了报纸,这环境哪个年轻人能受得了。可是,周边区域租个差不多的单元楼,都得一千五朝上跑   我姐也看出来了,公婆并不诚心让自己一家过去,临老了,他们好像活明白了,什么儿子孙子,不如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他们不想我姐夫在身边,一看到他就生气,好不容易甩掉的包袱,不能再粘上   我姐看到活得通透的公公婆婆,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既然父子、母子一场都能放下,那么夫妻相处又何苦针锋相对   我姐不再固执地对我姐夫提要求,这么大人了,全靠自觉。他能给母女们一点钱花,是锦上添花,不给,她们的日子也能过,就像他在与不在,地都得拖、饭都得做,日子照样得过   他们没有积蓄,也不需要。我姐在心里都盘算好了,如果哪天真的需要用大钱,就把镇中心的老宅子给卖了   身边已婚的朋友,有的打打闹闹地离了,有的还在继续跟对方死磕斗争,我姐反倒觉得自己现在挺好。之前她和他相看两厌,如今成了住在同一个房檐下的室友,彼此之间还算和气。日子只要能过得去就好了,不然,还能怎样金宝棋牌 金宝棋牌app 金宝棋牌手机版官网 金宝棋牌游戏大厅 金宝棋牌官方下载 金宝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金宝棋牌手机版 金宝棋牌大全下载安装 金宝棋牌手机免费下载 金宝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金宝棋牌 金宝棋牌安卓版下载安装 金宝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金宝棋牌app官网下载 金宝棋牌安卓版 金宝棋牌app最新版 金宝棋牌旧版本 金宝棋牌官网ios 金宝棋牌我下载过的 金宝棋牌官方最新 金宝棋牌安卓 金宝棋牌每个版本 金宝棋牌下载app 金宝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金宝棋牌下载app 金宝棋牌真人下载 金宝棋牌软件大全 金宝棋牌ios下载 金宝棋牌ios苹果版 金宝棋牌官网下载 金宝棋牌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金宝棋牌 金宝棋牌二维码 老版金宝棋牌 金宝棋牌推荐 金宝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金宝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金宝棋牌手机版 金宝棋牌怎么下载

相关推荐:



上一篇:夫妻大麦正青春、甜蜜家重磅升级夫妻投保首选
下一篇:金宝棋牌去哪里下载抗击疫情中的这些“夫妻档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